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流水落花无忧殇

第二十四章 高山不觅流水音

书名:流水落花无忧殇|作者:谨诺|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02-13 22:21:28|字数:4453字

  从王语沁口中得知,云妃出事的那天晚上,安风靖诚并不在府中,证实了这点就更加剧了安风靖谚心中的怀疑。于是安风靖谚又派人进宫查探,在云妃出事地点不远处的一个隐秘的地方发现了保护并监视云妃的那个暗卫的尸体。这么巧,同一时间,云妃和暗卫都死了,正好安风靖诚也被人发现出现在事出地点周围。以上种种,都让安风靖谚不得不怀疑云妃之死与安风靖诚有关系,虽不能直接证实,但也差不多了。

  安风靖谚不想再费心思查探,不如当面找安风靖诚对质,所以此刻安风靖谚出现在了诚王府。

  安风靖诚察觉安风靖谚此行来者不善,故而开门见山,问道:“二哥有话不妨直说。”

  “我希望四弟能如实回答我几个问题。”

  “知无不言。”

  “四弟是否怀疑过先皇后之死?”

  “确实。”

  “是否怀疑过我母妃。”

  “云妃娘娘自是首当其冲。”

  “母妃事出当晚你是否在宫中出现过?”

  “云妃娘娘并非我所杀,”安风靖诚解释道,“那天晚上我之所以会出现在宫中,是因为有人相约,事关沁儿,我必须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何人相约?”

  “那人并未出现,所以我也不知道。”

  “所以四弟的意思是这根本就是个圈套吗?”

  “母后之死我已弄清,与云妃娘娘无关,所以我并没有杀害云妃娘娘的动机。”

  “既然你当晚曾到过现场,可有看见案发过程?”

  “没有。”

  “这么说,你堂堂诚王竟然被人利用了?”安风靖谚继续说道,“有人告诉我,母妃的梦游并非病症,而是被人下药所致,导致精神涣散,出现幻觉,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最终惨死。”

  “什么人?”

  “恕不能相告,”安风靖谚说道,“究竟母妃是不是你所杀,我自会查证,若最后的结果证实是你所为···安风靖诚,那我们可就要再次较量一场了,这一次我会倾尽所能夺回我曾失去的一切,包括···王语沁!”

  “你从未得到过王语沁,何来的失去之说。”

  “当初我既然能将她送去你身边,现在也能将她夺回来,还有我母妃的仇必定要你的性命来偿还,”安风靖谚说道,“你最好祈祷此事能有一个好的结果,否则你我兄弟难免相互残杀了。”

  “清者自清,我等着二哥的结果,”安风靖诚说道,“不过我要提醒二哥一句,可不要被嫉妒迷失了心智,沦为被他人摆布的棋子。”

  “不劳四弟费心,告辞!”

  当晚回来之后,安风靖诚就觉得此事有诈,照现在看来,只要找到约他出去的人就能找到杀害云妃的凶手,这个人就是凶手!

  其实安风靖谚根本就不愿意此事是真的,以前为了皇位与安风靖诚相争,后来是为了王语沁渐渐放弃了争夺皇位,可现在他已经找到了爱王语沁的方法,也很满足现在的生活,不论以后谁当皇帝他都乐于见之。可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好不容易宁静下来的心将再次乱起来。

  偶然间巧遇王语沁,安风靖谚内心却是一片复杂,不知道如何面对她。

  “发生何事了?”王语沁看出了安风靖谚脸色反常,不由得相问。

  “沁儿,如果我和四弟站在了各自的对立面,你会如何?”安风靖谚假设道。

  “我不会如何,顺其自然,”王语沁说道,“可我觉得你们不应该成为敌人。你也好,他也罢,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人受到伤害。”

  “我很欣慰你能这么想。”安风靖谚意欲离开。

  “二哥,”王语沁叫住了他,“我不清楚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冲动不是你的性格,冷静下来,不要让表象蒙蔽了你的双眼,更不能阻碍了你的判断。”

  安风靖谚闻言,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愣然稍顷,便离开了。

  安风靖诚出现在王语沁身后,吃味地说道:“想不到沁儿还挺了解二哥的。”

  “相处得久了,总会了解一二,”王语沁转过身,问道,“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会忽然反目?”

  “二哥怀疑是我杀了云妃。”

  “什么?”

  “二哥怀疑我认定云妃是害死母后的凶手而杀了云妃报仇,”安风靖诚说道,“当年我确实怀疑过,但经过暗查云妃早已被排除了嫌疑,所以我又怎么会对云妃下手?况且就算云妃是害死母后之人,我也会光明正大的报仇,又岂会运用暗杀这种下三滥的手法。”

  “所以先皇后之死并无疑点?”

  “母后是生病不治而亡。”

  “那你打算怎么做?”

  “自然是揪出真凶,”安风靖诚说道,“我要让此人知道胆敢戏耍我安风靖诚将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王语沁似是已经想象到此人的下场将会有多么悲惨,不再纠缠此事。王语沁可没有忘记来找安风靖诚的目的。

  “我有一事要告知与你。”王语沁要说的自然就是瑞王的死因,“瑞王之死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因为一种名叫生死论的蛊毒,御医查探出的死因只不过是表面现象。”

  “生死论蛊毒竟是皇叔致死的真正原因!”

  “其实早在见到瑞王遗体的第一眼起我就有所怀疑,瑞王之死并没有那么简单。”

  “很有可能杀死皇叔和云妃的是同一个人,”安风靖诚百思不得其解,“他的目的何在?云妃之死造成了我和二哥决裂,那杀死瑞王又是为了什么?”

  “不妨到时候问问这个凶手。”

  谚王府的主人近日心情不好,所以整个谚王府也是阴霾连连,下人们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不敢不安分守己。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安风靖谚现在只想忘记一切烦恼,醉了也就可以忘记了,所以他现在已经灌了自己好几坛酒了,但是效果不尽如人意。

  安风靖谚正处于半醉半醒之间,苦笑道:“如今连酒也不能消除我的烦恼了吗?”于是,酒坛子被他狠狠掷于地上,瞬间四分五裂。

  迷茫之间,安风靖谚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一路漫无目的地踉跄着,不知不觉间来到了王府后园,抬头瞧着天上的月色不错,便就地坐了下来,任由月亮的银辉照耀着自身,月光的柔和仿佛一双柔软的手温暖着他,给他带去温暖,渐渐地,安风靖谚便不省人事了。睡去的前一刻,他的嘴里似乎还在呼唤着王语沁的名字,弱弱地听不清楚。后来,真的有一双手扶起了安风靖谚,也不知去了哪里。

  毫无节制地饮酒,第二天醒来无不感到头痛欲裂,安风靖谚此时便是这样的感觉。其实他是个很有节制的人,饮酒的量都会控制的很好,从不会发生醉得不省人事的情况,昨晚还是头一遭。

  安风靖谚环顾四周,觉得这个房间很陌生但又有那么一点熟悉,一时之间就是想不起来。下了床穿好衣服,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位女子端着洗脸水走了进来。

  嫣然一笑,说道:“殿下,您醒了,臣妾服侍您洗漱吧。”

  “本王怎么会在这里?”看到来人,安风靖谚就知道了,这里是他的夫人陈紫鸢的居所。

  “昨晚臣妾路过花园,见到殿下醉得不省人事,担心殿下的身体,便斗胆带殿下来到了臣妾这里。”

  “这次幸好有你,不然本王非生病不可。”

  “臣妾是殿下的人,照顾殿下是应该的,”陈紫鸢暧昧地说道,“殿下可知您有多久没到臣妾这儿来了!”

  “只要你能谨守本分,本王必不会亏待于你,”安风靖谚说道,“本王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殿下,要不您用完早膳再走吧。”

  “本王没有胃口,你自己吃吧。”

  陈紫鸢还是没有挽留住安风靖谚。

  武安这里的现状,远在月灵的欧阳宣俨早已尽数掌握,看到安风靖诚与安风靖谚之间已经产生了嫌隙,欧阳宣俨觉得非常痛快。但这对于欧阳宣俨最终的目的还远远不够,他要的是安风靖诚和安风靖谚彻底决裂,然后斗个你死我活,不死不休。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欧阳宣俨倒是很有兴趣做这个渔翁。

  “茉莉,提醒他不要太过得意忘形了,安风靖诚和安风靖谚绝对不是好对付的。还有,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成功自有重赏,失败自刎谢罪!”

  “喏,属下定会将信带到。”

  安风靖谚进宫办完事情,刚走到宫门口便被庄清知拦下了。

  “下官参见谚王殿下。”

  “庄医判拦住本王去路,所为何事?”

  “此处多有不便,殿下可否借一步说话?”

  安风靖谚隐约察觉到今日的庄清知似与往日不大相同,眼神中仿若多了点阴谋的味道。

  “此处僻静无人,庄医判有事尽管直说。”

  “事情是这样的,关于云妃娘娘的死因,下官今日忽然想起一事,觉得必须得告知殿下,或许对殿下揪出真凶有所帮助。”

  “何事?”

  “云妃娘娘的梦游之症乃是被人下药所致,下官也说过这种药会让人产生幻觉,无法分清真假,”庄清知委婉地说道,“下官曾仔细研究过,发现这种药物药性极强且事后不易察觉,这就要求医者有极高的医学水平,所以一般的医者是绝对制不出来的。”

  “听庄医判的意思,难道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

  “因为那晚偶然撞见诚王殿下,所以下官斗胆猜测,此人一定与诚王殿下关系亲密并且是诚王殿下非常信任之人。”

  “庄医判是怀疑···诚王妃?”

  “当然这只是下官的大胆猜测,下官也不敢保证。”

  “庄医判提供的消息对本王还是很有用处的,本王会仔细查证,”安风靖谚说道,“这次,本王又欠了庄医判一个人情了。”

  “谚王殿下言重了,”庄清知说道,“承蒙云妃娘娘赏识,下官才得以晋升医判一职,如今娘娘冤死,下官只是想略尽绵薄之力助殿下早日找到杀害娘娘的真凶以报答娘娘的恩情。”

  “庄医判有心了。”

  ······

  世间唯一不会静止的就时间,就算时间流逝得像度日如年般缓慢的境界,也阻挡不了沧海桑田的变换,因为积少成多是一种很可怕的力量。

  白昼黑夜轮流交换着,又是黑夜替换了白昼。

  书房中,书桌前,灯火阑珊处,安风靖谚的面前摆着一副王语沁的肖像,此时他的心中响起的却是白日里庄清知的声音,看着挚爱之人的画像时安风靖谚的神情中第一次浮现出深情之外的光芒——怀疑,就是深深的怀疑。

  又是一天早朝解散,安风靖谚和安风靖诚并排离开了金銮殿,直到宫门口都是相安无事,就在即将分道扬镳之时,二人之间的较量由无声化为了有声。

  “四弟难道就不想问问事情进展得如何了?”安风靖谚说道,“是否证明了你的清白?”

  “我说过清者自清,如果二哥最终调查的结果跟我所知道的不一样,那就只能说明二哥手底下的人太无能,连事情的真相都调查不清楚。”安风靖诚立即反唇相讥。

  “本王的确还没有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但未必没有取得进展,”安风靖谚说道,“本王上次跟你说过母妃之死根本就不是意外而是早就被人下了药,此药具有极强的致幻作用,会让人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区别。四弟应该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

  “本王还知道,此药配置不易,要求配置之人具有极高的医术。不知道四弟心中可有怀疑的目标?”

  “如今你连她也不相信了?”

  “说实话如今她也被牵扯进来了,我就更加不希望是你杀了我母妃,”安风靖谚内心是非常矛盾的,“因为如果是那样的结果,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人外有人,你为何非要认定是她,难道这世上就没有比她医术更高超的人了吗?”

  “因为她是你最信任之人,以你们之间的关系,如果你有所要求她一定会全力相助。”安风靖谚已经不想掩饰自己心中的嫉妒了。

  “王语沁是什么样的人你不了解吗?她是个真正医者,绝不会杀人。”

  “是吗?但是人心难测,你敢笃定她一定就是你想象的那样吗?”怀疑的种子一旦洒下,就必定会生根发芽。怀疑是一种很可怕的情绪,生命里旺盛而且会渐渐牵动人心最终占据主导地位,引导人做出违背本意的事情。

  “你究竟怎么样才肯相信我们?”安风靖诚看着渐渐丧失理解力的安风靖谚,已经不再做无力地辩驳。

  “如果事实证明我真的爱错了人,”安风靖谚坚定地说道,“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任何相关的人都将为我母妃的死付出代价。”

  望着安风靖谚决绝的背影,安风靖诚双手渐渐紧握,完全一副备战的样子。当一个人有了想要保护的人,那么在任何的敌人面前都绝不会退缩。

  当安风靖诚和安风靖谚相继都离开后,一处隐秘的地方出现了庄清知的身影,原来他一直都在听墙角呢?或许是安风靖谚和安风靖诚聊得才投入了,才没有发现他。而且此刻的庄清知不再是善良的模样了!

  本书由亚博娱乐平台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枭宠亚博娱乐盛妻凌人

    恩很宅 / 著

    她,阿九。从小孤儿,被他带回组织变成王牌杀手,为他出生入死。她不在乎他不喜欢她,也不...

  • 媚爱

    唐梦若影 / 著

    第一次。“公子别怕,我只劫财,不劫色。”她明眸流转,话语轻柔。“你不防劫一个看看。”...

  • 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

    心静如水 / 著

    这是一个二妞闪了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大人物(有多大?看过试过才知道),先婚后爱越来越爱...

  • 纨绔世子妃

    西子情 / 著

    她是天圣皇朝云王府唯一的嫡女云浅月,亦是人人口中的纨绔少女,嚣张跋扈,恶名昭彰,赏诗...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
博聚网